又见月圆时
[2016-09-19 22:02]  浏览次数:6194
【字体:放大 正常 缩小】 【打印页面】【关闭窗口
      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”,清晨睡眼松倦,耳边突灌广播音乐,瞬时清醒,昨夜观明月,不觉明夜月将圆。早起,走在小镇的石板桥上,晨风挟凉意吹来,下意识的手抚臂腕,又思量白露已过,秋分将至。接下来的时段,金秋丰硕有人喜悦,叶落风逝有人悲凉,有期待、有眷念,人心自古如此,谱出韵味杂陈的长短线条。

低念苏轼的《水调歌头》,看着寂寥的小镇街道,难觉月圆之夜的热闹场景,悲喜难言,这么些年来,不知是丰盈了粮仓,还是落寞了人情,不知是灯光点亮大地,还是月色少覆了山川。还是那一樽明月,她照尽了沧海桑田,静观了人世轮回。李白说: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照古时人永恒有月,芸芸始变,真是月明不曾改,世景常更迭。

正如有人所说,月本无心,有心的是我们,明月向来被古今视作相思或团圆。世事所致,万般无奈,大别深山的山城小镇就是这样,绝大多数中青年,或外出拼搏或外出求学,留下的皆为老少。清晨的河畔便呈现这样的微画卷,多为五旬浣女挥舞棒槌,溅起珠珠水花,一边谈论街头巷尾琐事,一边时刻警惕的将眼光锁定在三五岁的孙儿身上,时而嗔骂,时而叮嘱。棒槌起舞,水花当墨,小桥流水,家犬卧伴,孩童嬉闹,叮咛呢喃,你若不慌不忙,必然倾目于夏晨乡间河畔,满心欢喜,看岁月静好。

纵使安稳,也不得不面对现实的空虚与千里相隔的牵盼,是啊,乡愁吟唱千年,依旧新鲜,如同月光褪不了抹不去。千百年来,离愁和相思,被人们通过抬头凝视传递给明月,轻叹低吟,明月收集了人世间的牵挂,才让以往的中秋月光变得那般唯美轻柔,倾覆了大江南北,照亮了人心角落,驱散了乡愁,启明了未来。

乡愁或许像一杯浓茶,喝起来苦,回味起来却满嘴香醇。乡愁如何品味?不过是母亲回家吃饭的呼唤,父亲嘴角不易察觉的微笑,爷爷的吸不完的烟斗,奶奶的随手捏圆的饭团,还有那后山的野果,门前的小溪,和赶都赶不走的小狗刻骨铭心,挥之不去。但是,从几何时,这些回忆都只能应时应景地见于报纸、电视、各种朋友圈,又有几人能够身处异地安静的收集乡愁的记忆碎片,抬头望明月,遥寄思乡情。团圆夜围坐赏月,或互诉乡愁的传统表达方式,被抢红包、手机视频、电脑游戏、觥筹交错、牌桌对垒所代替。像李白那般做到静夜思的人再也难寻,我也一样,不免落入俗套,言月光因工业化而失色,不如反思人心已蒙尘。

时针嘀嗒,月圆又至,秋的惬意随风而来,且别说月饼不再美味,明月不再纯净。其实,最美的中秋就在你的手里,难得中秋,放慢脚步,披一片月光,沉静一下心灵,终究还是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(曾凡潮)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金寨吊锅
版权所有 安徽省金寨县人民法院 Copyright @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术支持:皖西电脑有限公司六安新闻网
地 址:六安市金寨县梅山镇梅江路 邮编:237300 电 话:0564-12368(诉讼服务热线) 0564-2708126(办公室、可接收传真) 皖ICP备11017115号 皖六公网备3424012012034
欢迎您!第6766846位来客 当前在线人数:1846